紅白屋14F。

關於部落格
Film maker / Surfer / 文盲。



  • 827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Lui et Elle。槍殺之四

Lui et Elle。槍殺之四 蓮蓬頭「唰唰唰~」的水聲似乎掩蓋了先前哭過的回音。 她兩眼無神地望著空氣,兩腿發酸得站不起來… 一個小時了吧?就呆坐在馬桶上。…也好像沒淚了? 不!應該說,沒有再繼續哭下去的力氣了。 現在的她只能一直往下墜… 當身體變成了易碎品,就希望別那麼快~那麼快地就抵達地面,然後破碎殆盡。 所以也只有再度往上拉開高度,撐著、拖延著…別去碰觸到崩潰的零界線! 但結果只會是擴充了無限大的恐懼。 適時的電話鈴聲,或許像未知遠方送來的解藥! 「喂~你好!…喔!…喔!…今天我真的身體不舒服…沒辦法接Case。」 在她心裡面,想很快地結束這段對話,另一方面卻又害怕自己會再被拖進去那放空狀態… 於是接話,「你問問看,客人要不要過夜,買整晚?」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沒有比在寒冷的夜晚,穿著快奶暴的低胸上衣…獨自一人走進Hotel並告訴櫃檯是「308室的訪客」,更令自己作噁了。 在3F長長延伸的無聲走道上,連個風聲都沒有的寂靜。 她小心翼翼地、像穿越虛幻的海市蜃樓一樣的謹慎走著…,就連打了一個噴嚏,也儘可能地壓低音量。 她不想讓大家都知道「野雞來了!~」 就從關上這道「能封住所有秘密」的門以後,… 「今晚就把這裡面的全部封住吧~幹到死為止!…」她這樣告訴自己。 房裡的男人早已經脫光全身等待她的整夜伺候~ 她放下包包,走向這個瘦白的男人…,一把將男人推倒在床上。 她平趴了下來,讓鼻頭幾乎接觸到地上。開始沿著床,像狗奴一般找到瘦白男主人踏在地毯上的腳… 毫不多想地吸允起主人的腳指。 慢慢地她開始有了嗅覺…,「鋪在地上的毯子有股酸霉味…,這男人的腳有股鹹騷味…」 順著男人身體的曲線,一路舔到了有點發亮、精光的龜頭上… 這回的聲音,是由雙手抓扯她頭髮…用力往下按的男人發出的~表示舒服至極的讚嘆。至少她是這樣地理解~ 男人再也受不了了!…將她翻上床,跪著。粗魯地從後面撕扯下她的內褲… 直接插進。 女人的哀嚎聲融合著男人的狂獸聲,捲曲成一道又一道詭異吶喊…不斷地衝撞牆壁,再反彈。 這已不是個無聲的空間,而是間惡神廟裡的刑場! 她從乾澀疼痛中喊出了一聲接著一聲的後悔…求神、也求他,不要了! …無效。 一隻有力的手將她的頭埋進棉被裡…,只感覺有硬物抽出,再用力擠入。 牙齒使勁地含啃著嘴唇…用盡力氣強忍著一直襲來的疼痛! 在力氣完全用盡時,她以為可以停止了…因為麻痺後的停止疼痛感! …無效。 硬物在無預防下衝進了大腸…,開口就像一處傷口被狠狠地用力撕裂開來,滾燙熾熱。 她耳邊聽見自己那聲高分貝的嘶吼從牆壁反彈回來…,眼前便一片極亮的閃白再快速落入漆黑…不知道了! (待續) 音樂來源:Soundstrack / 愛蜜麗的異想世界 #17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