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白屋14F。

關於部落格
Film maker / Surfer / 文盲。



  • 827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Lui et Elle。槍殺之結束

Lui et Elle。槍殺之結束 她就是害怕黑暗。 即便睜大了眼,在一片漆黑當中也是圖勞無用。 深怕暗淡無光會染上身,滲入心底…涼了還剩下的一絲絲溫暖! 「如果連這一丁點的溫度都沒了?就再也不會被人發現了…,孤伶伶地一個人。」 想大聲喊救~但張大的嘴、扯開了喉嚨…卻連一個可相信的人名都沒有。 瞬間,孤單塞滿了嘴…合都合不上。 龐大的寂寞蟲子從嘴爬入、擠進了身體…「卡滋~卡滋~」地啃食著! 如果說,眼珠是甜美的!她寧願挖下一顆,扔擲出去… 讓寂寞蟲子去追逐。 「蟲子離開身體後,我就使勁地跑…找一個出口。就算撞到硬牆,至少也可以知道有個距離…」 她想著。 但乾枯的眼珠並不美味,吸引不了寂寞。 接著,她想起心底那一盞微微弱弱的溫度…,將它端上手心! 或許就像「賣火柴的小女孩」,暖出一道出口? 鼻頭嗅啊嗅~聞到聖誕節的氣氛…,再來~皮膚感覺暖暖的,被緊緊擁在懷裡的溫暖… 他們一起開心地、穿越也是開心的聖誕人群,走到哪兒都好。 撥打新買的相鄰手機號碼,「喂~請問我家親愛的,在嗎?…我只是想告訴她,我現在很想她。」 淚珠毫不猶豫地就翻滾出來…淚光反映得到處耶誕燈光更璀璨,大顆大顆地美麗。 她罵他「討厭~」,說好不當哭包的… 然後,兩人的手牽得更緊…,不想有一點的距離。 「這不是一起買手機的聖誕節嗎?…」她想著~ 罷了!只是一場夢。 原來,她仍沒逃離一片漆黑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已是中午了吧? 工作人員正布置、迎接今年的聖誕…,無不開心地談天說地! 她只想專心地走出這條漫長、見不得陽光的走道… 可能太過專注?…鬢髮上盜出了幾滴汗。 虛弱冰冷的身體一旦接觸了陽光,通常會受不了的。 像快要融化… 白晌晌的陽光逼得她沒章法地翻攪肩包,找那支「咒罵著他媽的到底死去哪了!」的太陽眼鏡~ 這一切都讓她渾身不自在,身體冰冷也好…冬天忽然來的大晴天也是…特別是,聖誕。 「可不可以讓我死了算了?…他媽的!該死的爛雞八xxx…」 虛弱得走路搖晃,她也要出這口氣,即便耗盡全身最後的力氣…,仍停不下來地咒罵著! 直到該罵的都沒了!…才發現自己已經走進了人群。 路人全都閃得她遠遠地…就怕路上遇到像這樣的瘋子! 她擔心自己已經死了,成了鬼魂…大家才這麼怕她。她想找人說說話…證明自己還存在~ 「你知道嗎?我是雞。…很下賤的!」 「你們要不要跟我幹啊?…不用給錢的,我很會叫~」 「抱抱我,…抱抱我~好嗎?………」 人們離她越遠…她越急! 陽光是頂光,直曬得頭皮發燙起來…,熱度灌進腦裡逐漸煮沸! 眼淚又竄了出來,越流越多、越哭越急… 恨自己停不下來的眼淚,恨自己怎麼變成這副德行… 「自己不是哭包!我是個能忍住眼淚的女人…」,亂鼓舞自己一通。 但怎麼擦拭、怎麼告訴自己,眼淚就是止不了! 緩和後的腦筋忽然有了一個新想法。 其實想想也沒什麼,就是失去一個男人罷了! 既然沒辦法灑脫地離開他,那就幹掉他…不就了了嗎? 莫非真的「寂寞的最深處總有的出口!」?! 經歷最痛苦後,接著就來到了出口…可以得到解脫! 一切都變得豁然開朗! 接著,她笑了。…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已是中午了吧? 工作人員正布置、迎接今年的聖誕…,救護車、警車呼嘯急到。 隔天,那間Hotel上了報。 社會版頭條消息是這麼寫的~ 「一無名女屍,陳屍於北市xxHotel。 據警方指出,該名女子遭變態客凌虐致死… 生前疑遭綑綁…身上並有多處燒燙傷,頭髮幾乎被燒得精光、膠黑! 死狀極慘。…」 對她來說,這樣的情節應該比較像是電影裡才會發生的! 不應該出現在她真實的生活才對! 她並沒機會舉槍…,然後殺了她最親愛的人。 其實是,她專心地想走出這條漫長、見不得陽光的走道… 但,「寂寞」殺了她! 音樂來源:Soundstrack / 愛蜜麗的異想世界 #17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